探索美学、设计与科技的结合点,以崇高之心开创崇高之事业

探索美学、设计与科技的结合点

很多设计师都觉得我们的行业正在迅速的商业化:专业门槛快速下降、竞争对手不断涌现,纯设计还玩不玩得下去?现实的确如此,因此更凸显创新力的重要性!最具创新力的设计师,不会把注意力聚焦到竞争对手身上,而是将关注点放在解决客户的设计问题上。

图为武汉大学逸夫楼负一层大报告厅内装现场,韩涌在现场了解声学施工进展

我坚信设计能主导一切,因为任何能被生产或建造出来的东西,都要先存于思维之中,绘制于图纸之上。我自幼酷爱绘画,刚步入社会就因为会画图“误打误撞”进了环艺设计行业,因为手绘效果图很差转而学了电脑三维制图,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你很难想象这样毫无专业背景的人,居然用十年的时间编著了40多本三维设计专业书籍,国内首部介绍工业造型软件Rhinoceros和电影级渲染器Mentalray的技术应用图书,都出自我的笔下。

你更难想象的是,我这个3D玩得特别溜的设计师,后来以武汉大学早期建筑工学院(现行政楼)室内设计项目经理的身份,参与了国务院公布的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武汉大学早期建筑(近代)的修缮工程

武汉大学早期建筑位于武汉东湖之滨,建成于1936年,由李四光选址规划,美国建筑师开尔斯(F.H.Kales)设计,是中国近代历史时期唯一完整规划和统筹设计的大学校园。在使用了70多年后,武汉大学120周年校庆的前两年,由我率领的团队担当了重要的工学院(现行政楼)修缮工程的室内装饰工程设计

美国建筑师开尔斯(F.H.Kales)于1934年绘制的武汉大学工学院图纸
左:工学院建筑剖面图;右:韩涌现场勘察时拍下了正在加固中的早期建筑
武汉大学校长到工地现场视察(左四:李晓红;右五:韩涌)
韩涌(左二)给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左四)汇报屋顶桁架的碳化处理

在从事环艺设计的20多年中, 我着力于美学、设计和科技的结合点。一个以方案设计为主导的设计师一定会将美学、功能和技术结合起来,并借助视觉体验与客户进行直观的交流。在我的世界里,所有的工作和技巧都与客户的视觉体验相关,它甚至凌驾于设计之上!

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设计师都能利用视觉体验的沟通技巧,甚至错误的以为,设计的视觉表达比设计思维的层次低,这种错误的观点像“毒瘤”一样侵害着设计师。 而在与持有这个错误观点的设计师沟通后,我发现,越是实践能力弱的设计师,越倾向于表现出设计思维的浮夸和不切实际!他们甚至忘了,设计是上天赋予人类的基本天赋。埃佐·曼奇尼[意]在《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一书中表达过与我类似的观点。

在我看来,功能主导形式要以美学为前提!功能主导形式仅仅是设计的基本要求,而通过设计,让用户体验上升至美感体验,才能称之为艺术

如果你认可我的观点,就能理解视觉表达在设计中的重要性,因为美感是需要烘托和渲染的。如果设计的目的仅限于满足功能,那即使是粗陋的表达也能实现同样的目的。但是,在现实的法则中,追求美感是人的天性,没有人会拒绝漂亮的东西。

人们之所以接受柯布西耶的建筑,也接受扎哈的建筑,并非因为所谓的风格,而是因为他们都创造了漂亮的建筑。深究下来,哪来什么设计思维,只有设计师基于美学、功能和技术的思考

我举一个真实的例子,我曾在两个项目中,仅画效果图收入高达六位数,有人问我“现在很多设计师连设计费都收不上来,免费设计大行其道,你为什么画个效果图比别人的设计费还高?”我想,这背后的秘密,是因为找我画图的设计师,在完成方案设计之后,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就是该如何美化这个设计的视觉体验,提升客户的视觉满意度呢?

这些人,都是深谙美学、功能和技术相结合的高手,他们懂得通过视觉表达来满足用户更深层次的美感体验,以此赢得地标性建筑和形象工程的设计权。而我,除了运用这种技巧去为客户设计,同时,也让我成为其他设计师重大项目的合作者。

MIR.的渲染图为什么贵?

很多设计师都看过介绍MIR.(挪威的建筑表现公司)作品的文章,这家公司的效果图单价高达4600欧元,连Zaha、BIG、隈研吾找他们也得排队叫号(未证实)!知名度太高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了。我只简单地分享一下我的理解:

在电脑制图精准的具象表达中能营造出意向的氛围,从而带给观看者绝妙的视觉体验, MIR.的确是深谙美学、设计和科技相结合的绝顶高手 !而且,真正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视觉表达中对细节追求可以不计成本!

这样我想起了2007年,那时候我还在以研究和编著三维设计图书为主,偶尔也作些不大不小的设计。我当时居然肤浅的认为,电脑超过4G的内存是没有意义的……这一方面是因为当年64位的电脑系统才刚刚开始普及,大多数32位电脑系统内存上限是4G;但最主要的原因,是长期沉浸在三维技术专研中,慢慢脱离了设计的真实应用场景,开始闭门造车而不自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登陆了Evermotion.org网站,亲眼看到了一个场景,3D草丛的空隙里,连碎石都是3D模型做的,当时就震惊了!我立刻意识到,暂时放下美学和设计,先从技术角度看如何实现。

于是,就有了后来升级64位电脑系统,买带GPU的显卡,直至购买惠普的顶级图形工作站,到现在即使是笔记本,也非惠普的移动工作站不买!

我的工作方式其实跟MIR. 很像,比如我在2015年接受武汉龟山城市阳台可视化设计委托时,我就真的把龟山及周边地形用3D建起来了,卫星图片用的是比Google更高清的GIS数据。周边标志性建筑如长江大桥、晴川阁、晴川饭店、汉阳桥、铁门关、全球画馆、计谋殿、龟山电视塔都按真实比例用3D模型表达,植被无论是鸟瞰的整片山林,还是特写镜头的一颗狗尾草,用的都是足够细节的3D模型。以至于用专业的图形工作站打开这样的场景,都要等上半个小时。

这就是我当初从Evermotion.org网站学到的,专注设计的视觉表达,而不是设计的技术表达。视觉表达的本质是用户体验。无论设计的好坏,你都要观看者感受到真实客观的视觉影像。

你可以在设计上下功夫,也可以在美学上下功夫。但绝不能在视觉表达的品质和细节上妥协。所以,从那时候起,我一直坚持即使简单的场景,也要把我能力范围内、最高端的硬件资源消耗殆尽!这样才能确保所有模型素材都是最高细节的。然后,我才将重点放到表达设计的空间和美感体验上。

与我合作的一些项目是要在市委办公会上表决通过的,所以,方案设计师和我都很清楚,当方案的效果图首次出现在大屏幕上时,如果不能一击而中的话,后面的修改就会非常麻烦!

可能我的运气好!由我担当设计方案视觉表达的项目,夺标的概率非常大!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2005年,我有幸与中南院总工郭和平合作,一起参加了张家界索溪河十里河道景观设计的方案设计,郭总负责概念方案,我负责景观动画……招投标那天听“前线”传回的消息,说市里组织的评审专家们看完动画后,都情不自禁起身鼓掌了!

我后来专门研究了那些不重视设计视觉传达的设计师的设计过程,发现他们要往往花费大量的时间在与客户的拉锯式沟通上,方案设计的问题寄希望于施工图阶段去解决,施工图的问题又推到开工后现场去协调,等开工之后发现问题又要修改方案,方案改完又要改施工图。就这样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年复一年。

相比之下,我自己做的设计,包括与其他设计师合作的项目,基本都是靠效果图的视觉传达一举赢得关键领导的首肯。只要过了这一关,其它的环节不过就是与具体的相关部门对接技术图纸和细节而已,哪有什么难的!?

还有一个案例非常有说服力!2013年武汉东西湖有一个五星酒店室内装饰设计,我好友的设计团队与甲方沟通了半年,也没有形成一次正式有效的方案汇报。后来找我江湖救急,我一个人仅用了半个月,就完成了酒店大堂和首层公共部分的方案设计。重要的还不是这些,关键是一套效果图出来后,才有可能与甲方的总裁及决策层进行一次实质性的汇报和交流,把整个进展往前推进一大步!

在那之后,我开始研究那些总能拿到明星工程的设计大咖的“套路”,包括国内赫赫有名的古建筑修复专家的工作室,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驾驭设计表达的高手,在他们看来,设计表达的本质是验证与沟通,是设计思维的视觉验证,也是设计构想与业主和施工方的沟通。而最直观的设计表达就是方案的三维渲染图。相比之下,会用3D设计和渲染的设计师,更能赢得竞争!

失败,让你学得更快更多

我是如此的重视设计的视觉传达,那么,可能有人会问,有没有反例来证明设计的视觉传达比设计本身更重要呢?下面,我再分享一个我在招投标中失败的案例。

2012年,我非常荣幸的受到武汉大学后保部的邀请,参加了武汉大学早期建筑老图书馆修缮工程室内设计招投标,在经历了两轮角逐之后,我以第二名惜败上海的同行!虽然很可惜,但以我一个室内设计师资历,败给一位文物保护专业的博士,虽败犹荣!

你们可能会觉得这次招标惜败的原因,是因为美学、设计、技术方面的原因。其实不然!这次老图书馆修缮之后,主要用途是作为武汉大学的校史馆,为了能一举夺标,我甚至邀请了国内展示设计方面的大咖——广东集美的王永斌,作为展示设计顾问,并与我一起参加了招投标会议。

招投标前一天晚上我们仍然在一起优化交通动线至凌晨,我针对老图书馆内空间并不适宜作为展示之用,提出的改横向交通为纵向交通的方案,是受到王永斌的认可,以及招标会专家好评的,那输在哪里呢?

应武汉大学后保部邀请,韩涌于2012年在老图书馆现场勘察
韩涌团队为武汉大学老图书馆(现校史馆)设计的阅读大厅方案渲染图

事后我打听了一下,原来那位文物保护专业的博士,一开场就展示了一段非常震撼的动画。从讲给我听的人的语气中听得出来,视觉效果一定是非常棒的!看到没?成也靠视觉传达,败也因视觉传达!这只是效果图败给了动画,就像你给客户讲方案,仅凭一张平面图可定会败给效果图。

至于设计内容的高低,自有专家们细细评审,但能在第一时刻抓住观看者的心,尤其是拥有项目决策权的关键人物(往往非专业人士),靠的只能是设计的视觉传达!

所以,如果你想靠自己的努力,在设计方面尽快获得成功,就一定要重视设计的视觉传达。再次提醒你们,设计的内容,是一辈子都学不完的,但是,设计的视觉传达,花点时间突破一次,再有个二、三年的实战实践,就足够受用一辈子! 或许你无法像大牌设计师那样赚大钱,但依然可以赚取实际的利益。

就像我在不做设计的时候,偶尔帮朋友渲几张效果图,也能收个万儿八千的。千万不要小看制作精美的渲染图,就像前面提到的MIR.公司的作品,每一张的背后都是美学、设计和科技的结合,我经常说的——软件、硬件、技能、美学缺一不可!

如果你能接受我的建议,那我再特别提醒你注意一个问题,我们经常会看到某个软件(比如渲染器)突然流行起来,你很自然地也开始学。这本来没什么问题,因为如果设计是你与客户之间在沟通,那使用简单高效的工具会给你带来实际的好处。但是,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竞争的环境,或者,你的客户对设计有着更高品质的期待,那你就要权衡品质和效率,在视觉表达的细节方面绝对不能妥协,这样你就能创造出新的竞争力

以崇高之心开创崇高之事业

我在环艺设计圈子打拼这20多年,之所以在设计之余写书、授课,是为了分享我在设计探索历程中的发现和心得!因为这一行很少有设计师这么干,在网上授课的老师,大多数都是学软件、搞IT,甚至职业培训师。这当然不是说他们不好,我只是想表达,设计这门学问里的东西,只有身为设计师的人才讲的清楚

我授课的目的,就是帮助设计师从繁琐的软件操作中解脱出来,在设计实践中去运用设计法则和美学原理。而不仅仅是重演用软件如何完成了某个工作任务的步骤。希望以我的分享,真正地赋予设计师权力!对我而言,这是一项崇高的事业!

我不是为了与众不同而故作少数派,也不想与全世界为敌而另辟蹊径。我只是在优化存在已久的工具、方法和素材,创造出一个新的标准来满足从未发掘过的需求,无论你是设计师还是用户,都能从中收获切实的好处。

在近十年的设计实践中,学到了专注设计视觉表达和优化设计体验的重要性。所以,当我一开始开发【微BIM设计实践】时,我完全没有关心它的市场占有率,我全心全意的关注为设计师创造一个全新的设计流程,让他们有能力去发挥创造力!所以,微BIM提出“自由设计、而不越矩”的口号。

#微BIM# 的SketchUp & LayOut流程用三维模型生成二维图纸
#微BIM# 仅用SketchUp完成从概念到建造的全部设计

如果说,#微BIM#是针对设计实践全流程的优化,尤其是满足方案设计、初步设计直至扩初设计的出图深度要求。那么,#必慕蓝模#则是针对这个流程中,为提升设计的视觉传达而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

表面上看,#微BIM##必慕蓝模#是两个不同的策略方向,但它们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帮助设计师更加自由和轻松,更专注地发挥创造力,在竞争的环境中脱颖而出!因此,也只有那些想在竞争中胜出的设计师,才能真正契合#微BIM##必慕蓝模#的内在精神。

依然有人错误的以为#必慕蓝模#只是在SketchUp中重现MAX的模型,哪有这么简单啊!?#必慕蓝模#是改善既有模型的艺术,它是让已有的模型在SketchUp中表现得比MAX更好,无论是操作体验还是视觉效果

为什么简单几步就可以转换的模型,我们#必慕蓝模#的贡献者非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优化?让它比原模型更好呢?这是因为我洞见了未被满足的用户需求,它隐藏在消费升级和个性化定制的大变革之中。也是美学、设计和科技相结合的产物,通过提升视觉效果来满足用户更高的体验需求

#必慕蓝模#隐藏着大师思维,参与其中你也能被同化

#必慕蓝模#把转换模型的数据格式交给了电脑,但#必慕蓝模#最大的不同,是把优化模型的过程留给了设计师,如果不参与其中,你很难体验其中的奥妙!这个意外的收获,源自我亲身经历的一段往事。

最初,我跟很多室内设计师一样,深谙空间、造型、材料和工艺,但对家具陈设软装,也只是基于设计法则和美学原理,在空间中加以应用,对具体产品的调性和内涵并不了解。

2017年,我与Paring Onions Design(香港)共同为新兴的家具定制公司提供技术服务,内地的朋友对Paring Onions Design可能比较陌生, 但说起武汉的长城汇和K11,应该都很熟悉。Paring Onions Design还曾荣获由英国主办的R&B全球设计大奖,以及位于意大利的A‘Design Award国际设计大奖

我们从国际一线品牌的产品中获取灵感,通过微创新和改进,让它们更适合亚洲人的人体工学和生活习惯。并以此为目标开发了100多款家具产品。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向更优秀的设计师Alex Wong(澳大利亚)和Kylie Chow学会了如何根据室内空间的调性选择产品,并通过搭配组合获得协调和美感的秘诀(我将在#必慕蓝模#精研学社封闭小组分享这部分内容)!

在愉快的项目合作中,我与Paring Onions Design的Alex Wong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之后我们一起还合作设计了珠海蓝湾智岛总部基地武汉光谷国采中心室内设计。

左:Kylie Chow(中国香港) 中:韩涌 右:Alex Wong(澳大利亚) 在光谷K11
韩涌与 Paring Onions Design合作的前海招联大厦室内设计渲染图
韩涌与 Paring Onions Design合作的前海招联大厦室内设计渲染图

我之所以能在环艺设计领域任意跨界,仅仅是因为我始终坚守自己的核心价值,不是因为设计理念和设计效率, 而是绝不在设计视觉传达的品质和细节上妥协!那些找我合作的设计师正是看中了这点差异化的价值,也才让我有机会不断的向比我更优秀的设计师学习。

今年,在专注开发#必慕蓝模#的过程中,我又找到一条学习和提升自己的捷径,我很想把这个神奇的发现,以及具体的实现步骤跟你们分享。但所有的答案,都隐藏在#必慕蓝模#的实践过程中,它更像是一门行为艺术,你不参与、不实证,不实践,就很难领会其中的奥妙!

想知道如何像大师一样设计吗?快来#必慕蓝模#中找寻答案吧!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